殿下的长睫毛

沉迷小说 游戏|・ω・`)写文新手 请多包容 专注小甜饼的小可爱(๑• . •๑) 还开始自学画画啦 感觉自己很厉害

有没有魔都的朋友一起组队去啊!!求组队!!

各个地方都处理了一下,尾巴实在画不上🌚就算完成了吧 以后有空买个彩铅上个色?

完全自学也觉得自己很棒(捂脸)细化了一下衣服改了一下结构,尾巴都还没画,但是还是觉得把老婆画丑了,争取这几天勾完线,到时候看全图在决定上不上色吧

勾了个大概结构,过几天细画一下,本来准备用白纸的,结果没找到就用了格子纸😂老婆真好看

关于式神们的小九九(6-10)

cp向(酒茨 博天 双龙组)雷者慎入
日常系小甜饼
小学生文笔不要嫌弃我TT
前篇和其它系列请戳头像///
ooc

6.酒吞是个傲娇,很久以前他就喜欢茨木喜欢的紧,可是一直害怕呢团白毛是觉得自己强大才会追随,所以才闹出了后面一大堆的事,他确实欣赏红叶,欣赏她的洒脱直率,欣赏她喜欢一个人的热情直白,欣赏她的敢爱敢恨,可是他爱的从头到尾就只是那个对自己没心没肺一直跟在屁股后面挚友挚友叫着的傻瓜

7.茨木为什么一直带着脚上呢串铃铛?其他妖怪都想办法隐去自己的行踪,而这铃铛无疑会非常容易暴露自己,好吧是因为小妖都打不过茨木他就得瑟得瑟(大误)还记得那是酒吞刚把虚弱的茨木带回大江山,有些小妖欺负他,而刚堕妖的白团子连妖力都不会使用,就只能被拎着打,一开始酒吞并没有想到会这样,直到有一天出门找茨木撞见了(酒吞:tnnd老子的人都敢动?!)在成功的英雄救美之后(误)没过几天就赶紧寻来了这串铃铛,[这上面有我的妖气,给本大爷带好了,不许摘下来!还有,什么时候都让本大爷知道你在哪儿,听见没有!]这一开始起的确实是保护的作用,还是酒吞第一次送给茨木的礼物,茨木自然是好好珍惜的,可是后来在两个大妖心意相通之后,这铃铛有了另一个作用,作为爱情的纪(qing)念(qu),特别是晚上(/ω\)

8.荒总体来说是个高冷的妖,一目连总体来说是个温柔的妖,可是这俩通常在和对方有关的事情上都像个孩(zhi)子(zhang),荒对自家恋人有种非常强烈的占有欲,其强烈程度和对旁人冷淡程度成正比,有一次撞见一目连和小蝴蝶说话的时候露出了比以往更温柔的神情,在当天一晚上的努力后,第二天风神意料之中的没起得来床,而一直温柔待人的一目连,对于荒的占有欲和依赖也是超乎寻常的,在看到某人和桃花说话时露出了笑容,气场一下子就不对了,身后的龙感受到了自家主子呢么低的气压都给吓的抽了抽,后一天的荒脖子上就多了很多明显的红(cao)印(mei),撩人的后果就是今天的风神又没下得了床,妈的给老,这年头恩爱都秀的那么直白?狗粮都直接往嘴里塞了?(小蝴蝶:桃花花,你去哪里呀 桃花:前几天荒大人说我做的桃花饼一目连大人很喜欢,让我多做一些,我现在给他送去,咦你怎么带着香粉呀? 小蝴蝶:好巧啊,我们一起去找他们吧,这是前几天风神大人问我要的,说荒大人最近睡不好,要一些助眠的香薰)

9.博雅曾经因为大天狗不肯回答在他心里是大义重要还是他重要而郁闷了好几天,自己在恋人心里比不上大义(挫败)在床上翻滚纠结委屈,难过的趴着装死,突然感觉背后有个脑袋枕在了自己的肩上,透出缓慢低沉的轻声[博雅你个傻子……你和大义,我当然选你啊……你知道的啊……我失去什么…都不能失去你啊……]源博雅表示他非常开心,日常傲娇的媳妇儿终于赤裸裸的表达了对他的爱意,然后他们就做起了有益身心的有氧运动

10.大天狗觉得源博雅不爱他了,最近天天都见不到他的人,每次都说一句去晴明那里之后扭头就不见了身影,一消失就是一整天,源博雅这傻子不会是……对晴明???眼神一瞥,抓着刚刚回屋博雅的领子“博雅你——”话还没说完就被面前人掏出来的递在自己眼前的东西小小的怔了一下,晶莹剔透的玉石雕刻出精致的花纹,袖珍的体积突出雕工的精湛,最神奇的是从这块玉石里渗出的阵阵灵力“不错吧不错吧!这可是我从晴明那里抢来的扇坠,我还帮他做了好几天苦工那只老狐狸才肯给我,怎么样不错吧!”不开玩笑,大天狗好像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明晃晃的求表扬,心中大石也慢慢放下,自己在瞎担心些什么啊,真是的……“对了,你刚要和我说什么呀?”随着恋人的疑问,不紧不慢的收起那枚扇坠,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走近那人“哦,我想说……”“啊?”一双手绕过身前,搭上对方后背,脑袋轻轻向前靠在肩上,带着笑意呢喃“博雅你真是个大傻子”


TBC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鞠躬)

关于式神们的小九九(1-5)

cp向(酒茨 博天 双龙组)雷者慎入
再次失踪人口回归٩( •̀㉨•́ )و
就想产个日常系的糖
小学生文笔不要嫌弃我TT
ooc啊ooc啊(绝望捂脸)

1.在酒茨还没有在一起,茨木的木头脑子还没有开窍之前,几乎每天能看到鬼王留恋在枫叶林灌自己酒,喝的醉生梦死,绝美的鬼女也乖巧(误)的坐在不远处看着他,为了追红叶?(红叶:不存在的)“茨木童子那个傻子!天天追着叫挚友挚友还说要被本大爷支配……谁特么的想和他当挚友!”怂什么怂,上去就是干他,睡一次不行呢就再睡一次,明明喜欢别人喜欢的要死还偏偏不肯拉下面子,毫不留情翻一个白眼,真是看不懂你们这些给老

2.同样的,大天狗当时也遇到了这样的问题,我喜欢的人只把我当做吹箫(大误)好友怎么办!在线等!急!

3.茨木童子哪里都好,就是有一点连酒吞都毫无办法很无奈,哎,去看看鬼王剧情副本掉落的御魂吧,真不知道茨木这个傻的还有没有救,今天的酒吞依然十分惆怅

4.一目连一直很搞不懂为什么吃同样的东西,住同一个房间,睡同一张床,甚至在同样的时间做同样的剧烈运动的荒会比他高呢么多_(:з」∠)_而且,荒的龙好像也比他的龙大一个号

5.比自己恋人矮倒也没什么,毕竟也没有多少人能比他高了(毕竟超模),拥抱的时候耳朵正好贴近对方的心脏,睡觉的时候整个人可以窝在对方的怀里其实也还是很不错的,可是,明明想偷袭一下,在发现踮起脚都没办法吻到对方嘴唇的时候,这感觉可就不是怎么好了🙃


TBC

我改名啦!
前面的几篇会接着产的不会坑的!
因为要升高三了,所以更新的速度会慢哭唧唧
表白看到这里的你,文笔不好请多包容,会加油的(鞠躬)

【酒茨】我只是一只葫芦,狗粮什么的我才不吃(2)

鬼葫芦第二弹(第一弹请戳头像呀笔芯)
鬼王葫芦视角
脑洞巨大大过天际
小学生文笔
最近脑子抽住了文风飘忽不定(无助)
茨木是酒吞的ooc是我的
开始啦!

       大家好,又是我,鬼王的那个葫芦_(:з」∠)_
        失踪好久的我终于回来啦!我去哪里了?鬼王名义上说是因为一直待在大江山有些无聊所以就带着自家鬼后出去玩玩散散心,实际上就是换几个不同的地方继续做一些他们爱做的事情罢了(摊手)
        呢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也真的很想和他们没有关系(微笑)要不是当年作孽碰到了那个不好好穿衣服做事不着正调的鬼(jiu)王(gui),莫名其妙的被拿来装酒做武器,还被随身带着,我也不想去打扰他们的二人生活啊[掀桌]
         其实光是这样我是还能接受的,毕竟那融了大妖妖力的神酒味道还真的是不错的_(:3」∠❀)_不过,被喂狗粮就是另一件事情了(严肃脸)我知道你们的生活很和谐,恩,各种方面,但是你们做某些运动的时候能不能把我放的远一点?放在门外我也能接受啊,实在不行拿个什么东西给我遮一遮行不行?我真的对你们怎么做运动不是很感兴趣!我真的不想看!一天几个时辰只要一睁眼就能看到各种白花花的rou ti,各种香艳的画面,就算闭眼之后呢种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还是成360度环绕立体声的播放(友善的微笑),这年头狗粮都直接往嘴里塞了是嘛(继续微笑)狗粮少吃伤身大吃要废啊,我和你们说,你们这喂狗粮的频率和数量都超标了啊,我一只葫芦是承受不住的,肚子里全是狗粮那酒的味道肯定得变了啊,这就不能怪我了啊,狗粮伤身是一件事,心理上的打击就是另一件事了,我也真的很崩溃啊,我一只葫芦,一只单身葫芦,一只单身了几百年的葫芦!不给我找对象也就算了,还天天被直播做运动(微笑已经无法保持)不过比起我的崩溃,我家鬼后脚踝上的呢穿铃铛就是非常的享受了,每天都能像打了鸡血一样看着他们从这个姿势换成另一种姿势,一个地点换到另一种地点,看完之后神清气爽的不行,响的声音都清脆了好多,什么?我怎么知道那么详细?我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看的啊!我我我没认真看啊!我我闭过眼了!真的!我可是正经葫芦!非常正经的呢种!
       

TBC
鬼葫芦第二弹get√
努力填坑中
沉迷酒茨不可自拔(*/∇\*)
感谢各位看官的喜欢呀|・ω・`)会继续努力的!
能不能给人家一颗小红心(。>ㅿ

[酒茨]终于集齐酒茨后的一些不可不说的东西(1)

吞儿子出现后正式第一弹!
之前一篇的序请戳头像呦∠( ᐛ 」∠)_
(其实这篇还是个铺垫[捂脸])
日常向(?)剧情向(?)的脑洞( ˙˘˙ )
茨木是酒吞的ooc是我的
小学生文笔
开始啦!

        那个红发的鬼王一睁眼,环顾四周,眼神就粘在了那个站在召唤室门口白发红角金瞳的大妖身上,而那只妖此刻也一脸震惊的看着面前的鬼王愣住了,"咳"承受着周围几十双眼睛的注视我还是有点紧张的,给了站在我不远处鬼王一个眼神,让他随我一起走进了召唤室对面的升级室
         两星一级的鬼王进去,五星满级觉醒后的鬼王出来,还好我有先见之明,之前拜托式神们帮忙存了好多红蛋白蛋觉醒材料,就等着酒吞来,现在酒吞也是像茨木一样五星满级的大妖了,说不高兴是假的,哎对了,我之前准备了一套轮入道,再过几天我要给酒吞再打个两件套出来啊,又是一场大忙活,哎呦我这脑子我还有样东西要给这两个大妖啊,刚从自己叨叨念的世界里出来想叫这两只大妖时,一抬头。。你们看彼此的眼神能不能不要那么露骨啊,旁边还有好多小孩子的啊(捂脸)现在的茨木从脸上一眼就看得出的激动,甚至眼眶周围都因为情绪波动太大有点红,晕来了一层水汽,但是身体像是还没缓过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唯一的那只鬼手无力垂在身侧有点小幅度的颤抖,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旁边那只鬼已经径直朝着茨木走去,故作轻松的走路姿态实则有些许僵硬,步伐堪堪停在一步之远的地方,露出了招牌的不耐烦的表情“喂!你愣着干嘛!很不欢迎本大爷嘛!”这话让茨木一下回了神,显得有些局促“没..没有!我怎么会不欢迎挚友!挚友那么强大那么....”“够了......”眉头微皱眼神不自在的往外面瞟“陪本大爷喝酒去”......
        望着那一红一白的背影走向庭院,我和周围那圈式神还是有点迷“还是那副老样子”刚刚还在屋顶上看着好戏的大天狗张开翅膀轻轻的落在我身边“不过,过了那么多年,好像也看清自己内心了吧”疑惑的看向他,却是微微摇头不再透露半句了,反而看向呢正在樱花树下喝酒的两位站在鬼族顶点的大妖,微微勾起了唇角
        我也在不久以后懂了大天狗的意思,我想,其实我在呢次酒吞刚出现就一直盯着茨木闪着不明意义的眼神,走向茨木想装作轻松缺透露出的紧张,和茨木说话不自在往外瞟的眼神和微微泛红的耳根时我就已经懂了些什么吧

TBC
其实还是一篇过渡[捂脸]下篇一定有发展!下篇想带夜叉玩哈哈哈鬼畜的一章哈哈哈
依旧沉迷酒茨不可自拔_(:3」∠❀)_
感谢各位看官的喜欢呦|・ω・`)会继续努力的!
人家想要小红心啦(*/∇\*)

〔酒茨〕终于集齐酒茨后的一些不可不说的东西(序)

失踪人口回归|・ω・`)
坑还没有填完又开了新坑
终于抽到酒吞激动的不行终于集齐酒茨
日常向(现在这篇只算个序〔捂脸〕)
茨木是酒吞的ooc是我的
小学生文笔
能接受的话我要开始啦(/ω\)

        别人家的狗粮队长大都是姑姑,而我们家的确是茨木,刚下游戏就抽到了茨木,于是小天使就理所应当的成为了寮里的杠把子,几乎所有的式神都是被他带大的,虽然是大妖但是一直带小孩子,所以和他们也挺和睦的,大家也很喜欢他,但是吧我一直觉得对茨木有种愧疚感,寮也不算非,ssr也没断过,但是。。就是抽不到酒吞_§:з)))」∠)_真的天天三百六十五种不同的姿势抽酒吞,就是没有如意过,看着茨木怀有心事的眼神,我也很心疼,不过他始终是大妖,再孤独,心里的傲气也依然在,平时不怎么和周围的孩子提自己有多想念自己的挚友,只有在很少的时候,会和大天狗啊荒川啊寮里这几个能理解他心里苦衷的ssr说说,而他们听后也心照不宣的不对外乱提,而我也偷偷去问过他们说为什么茨木不来和我说说心事,或者来催促我让我早些把酒吞给他弄来,"茨木知道你也为了他很努力的抽酒吞,不想再给你其他的压力"大天狗如是说,茨木虽然不说但是眼神是骗不了人的,眼睛里的落寞是藏不住的,他呢种什么事都自己扛的逞强真的让大家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就在前几天我背着茨木和大家商量过怎么给他弄个酒吞回来,后来算了算,如果换碎片的话还缺几片,其他的就靠妖气封印和挤酒吞车凑,在我已经下定决心怎么也要给他拼一个酒吞出来的第二天,我说真的,无论再过多久我都不会忘记呢天的场景
          呢天早上穿衣服的时候一摸摸到自己口袋里还有张蓝票,好像是前几天召唤的时候没有找到的,洗漱完就往召唤室走去,想着昨天已经和大家说好今天去打怪挤车,想想这时间也差不多了,大家应该已经在院子里集合了,随手画了一个符丢入召唤阵,抖抖袖子准备开始一天的刷酒吞之旅,刚胎起一只脚,召唤阵里闪出的金光就震了我一下,然后就听见茨木踢开门冲到召唤室的声音,孩子们也因为刚刚茨木的一反常态也一起追了过来,此时金光还没有褪去,而茨木却怔怔的盯着呢召唤阵里的人影,黑金色眼睛眨都不眨,眼神里是我从未见过的执着与狂热,莫非。。。召唤阵中金光慢慢散去,在室内弥漫着混杂着酒气的瘴毒,张扬的红色马尾高高扎着,随意露出腹肌胸肌的穿衣风格,身后背着的巨大葫芦。。。妈妈啊我终于成功的召唤出了不得了的东西

TBC

来源于一个一级就抽到茨木然后抽卡从来抽不到酒吞,直到45级才把酒吞儿子请出来的酒茨阿妈_(:з」∠)_
表白酒茨,酒茨使我快乐(*´﹃`*)
(。>ㅿ再次感谢包容我文笔渣,还在看这篇文的你(○`ε´○)会越写越好的!谢谢喜欢!!!有的地方如果写的不好的话也请提提意见(鞠躬)爱你呦笔芯|・ω・`)

【酒茨】我只是一只葫芦,狗粮什么的我才不吃(1)

新手写文写的不好请多包容(இдஇ; )
cp酒茨
第三人称
脑洞巨大
小学生文笔
oocoocooc(捂脸)

大家好,我是鬼王的那个葫芦_(:з」∠)_没错就是呢个一直被他背在身后一只咧嘴露牙的那只葫芦|・ω・`)我和呢位鬼王大人的相遇,还要从他刚刚开始喝酒的时候说起,呢时他刚品尝到美酒的滋味,从人类小酒馆中摇摇晃晃的出来,眼中带着明显的不满足,这时,他一个甩头。。。就看到了我:)我的葫生就此改变了(友善的微笑)算了算,我也跟了他很多年了吧,久到数不清了,不过在这茫茫岁月当中,并不只有我一个葫芦和这个大妖怪相伴,还有一个一直叫他“挚友挚友”求败在他手下,然后让他占有身体但实力其实与他相当的大妖(chi)怪(han)茨木童子一直缠着他,当然他们现在的关系,可和挚友一点关系都没有,瞄一眼在里屋被酒吞搂在怀里还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的茨木(一个白眼)其实本葫芦早就看出来了啦,你看看每次茨木来找主人,主人明明每次都一脸不耐烦,还让他滚啊什么的,偷偷告诉你们哦,其实每次主人感觉到茨木的气息接近的时候,我都能看到他眼睛都亮了一下呢,不过这被他很快就掩藏了起来,换成一副玩世不恭,沉迷美酒的样子,等到那个白毛的大妖怪来的时候,又摆出一副“你怎么又来了,烦死本大爷了”的表情,没错,我的主人就是那么傲娇(无奈摊手)还好还好,看着阳光照在床上呢两个人的脸上,仿佛渡上了一层金光,两个人的表情都那么安逸幸福,还好他们没有因为主人的傲娇和茨木的大神经错过,虽然作为一只单身葫芦,每天都被自家主人和夫人来来回回不停的发狗粮,每天狗粮都吃到撑,但是真的非常非常为他们而感到高兴呢,啊,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啊,主人们快醒了吧,好啦,就先说到这里啦,我要做好从早饭就开始吃狗粮的准备了(感觉葫芦籽被掏空)

TBC
新手写文,很感谢喜欢(❁´ω`❁)会加油越写越好的!也请大家多包容多提意见(鞠躬)